臭氧实验装置一站式服务平台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动态 > 臭氧文献 >
不同浓度臭氧处理对黄沙鳖稚鳖生长和存活的影响
来源: 臭氧发生器 发布时间:2022-02-28 浏览次数:

不同浓度臭氧处理对黄沙鳖稚鳖生长和存活的影响

1、不同浓度臭氧处理对养殖水体水质的影响
        养殖先养水,良好的水体环境与健康的苗种是水产养殖成功的两大先决条件。养殖水体的恶化,会直接影响鳖类的生长发育,使其免疫力降低,致病率增加,严重时可使鳖类出现大面积死亡。近年来,随着高密度、集约化养殖模式的扩大,水产养殖业得到迅猛发展,但同时也出现了一些问题,如苗种质量的退化导致抗病能力下降;滥用抗生素、生长促进剂等导致鳖类品质和食品安全下降;人工控温养殖改变了一些鳖类的习性,导致抗病力下降;高密度养殖引起投饵量和排泄物的增加,导致水环境恶化,养殖鳖类的病害种类增多,控制难度增加[5]。
 
        目前,水质污染危害严重的主要指标体现在氨氮、亚硝酸盐含量过高、溶氧含量过低等[6]。其中氨氮和亚硝酸盐含量在水中增高对水生动物危害极大。在水产经济动物育苗过程中,它们的排泄物、残饵、动植物尸体等含氮有机物的分解都会产生亚硝酸盐氮和氨氮,并且由于目前的集约化养殖密度都较大,随着育苗时间的增长,水体中的氨氮和亚硝酸盐氮浓度会逐渐升高,抑制育苗对象的正常生长发育,若两者之一含量超标,则会导致其大量死亡[7]。因此,必须通过一些措施使养殖水体中的氨氮及亚硝酸盐含量降低,如利用微生态制剂[8-11]、环境改良剂[12-14]、臭氧[15]等。本试验中,通过向养殖水体投放不同浓度的臭氧处理育苗水体,探索臭氧对养殖水体的净化效果以及对黄沙鳖生长和成活的影响。结果表明,臭氧对氨氮及亚硝酸盐有明显降解效果,这与彭树锋[16]、李宝华[17]等的研究结果一致。亚硝酸盐能将正常的血红蛋白氧化成高铁血红蛋白,失去输送氧气的能力,对水生生物造成毒害[18];当氨氮过高时,可以使鳖体内血氨含量升高,从而抑制三羧酸循环,细胞活动阻碍,最终导致鳖类出现一系列病理变化[19]。因此,臭氧对避免亚硝酸氮、氨氮的积累和系统稳定运转起到重要作用。
 
2、 不同浓度臭氧处理对黄沙鳖稚鳖生长和存活的影响
        本试验结果表明,每天投加0.1 mg/L 臭氧处理组中的稚鳖生长性能和存活率优于其他试验组,证明在黄沙鳖稚鳖培育过程中,合理应用水产臭氧系统可起到促进稚鳖生长发育的作用;整个培育期试验对象苗体健壮,摄食能力强,活力良好,认为可能是该浓度臭氧对水体水质综合改善效果最佳,起到了杀灭细菌、减轻病害的作用,这一作用间接促进了鳖苗的健康发育。为了提高鳖类和生长性能和存活率,众多研究者从水质和饵料方面进行了探讨。张秋明等[12]通过使用环境改良剂改善池塘水质,从而提高黄沙鳖的增重率和存活率。许国焕[20]等研究表明,中华鳖饵料中添加一定量的促生长剂(免疫促生长剂C、黄霉素和维吉尼霉素),可取得良好养殖效果。潘训彬等[21]研究表明,配合饵料中添加一定浓度牛磺酸可促进中华鳖生长。在育苗和养殖生产中,若是利用一定浓度臭氧或者环境改良剂等来改善水质,同时在饲料中添加适量促生长剂、诱食剂等,将会达到高产、优质、高效的育苗和养殖效果。当然,两者配合比例、添加种类等,还需进一步研究。
 
        裙边是鳖类动物背甲周围柔软且富有弹性下垂的部位,含有丰富的胶原蛋白,具有极高的营养价值,且味道鲜美,深受广大消费者喜爱[1]。黄沙鳖裙边的宽度直接影响其市场销售价格。本研究中,0.1 mg/L 臭氧处理组的稚鳖裙边的宽度高于其他各组,这可能主要与养殖水体改善、稚鳖生长较好有关。高浓度的臭氧不利于稚鳖的生长,养殖水体中臭氧浓度超过一定限度会引起鱼体红细胞膜脂质的过氧化,细胞通透性改变,从而干扰鱼类正常生长代谢,增加死亡率[22]。本试验中,臭氧浓度增高到一定浓度后,稚鳖的存活率降低。柳超等[23]利用臭氧水处理技术在对虾实际养殖中的应用进行研究,结果表明投加量为0.07 mg/ L 时养殖效果较好,投加速率达到0.15 mg/L 以上时,对虾死亡率升高。周晓见等[24]对尼罗罗非鱼研究发现,低浓度臭氧对罗非鱼的生长有促进作用。
 
        综上所述,当投加0.1 mg/L 臭氧处理育苗水体时,黄沙鳖的生长、存活以及水质好于其他处理。本研究旨在初步探讨黄沙鳖养殖水中添加的适合臭氧浓度,为得出最佳臭氧调节浓度提供重要参考,同时为建立和完善臭氧调节系统、高密度育苗创造有利条件。
 
[1] 李登明,张益峰,陆专灵,等. 中华鳖、黄沙鳖及黄沙鳖F1代生长性状比较分析[J]. 南方农业学报,2013,44(6):1046-1049.
[2] 杨明伟. 黄沙鳖绿色生态养殖技术[J]. 吉林农业,2012(1):176-177.
[3] 尚红卫. 臭氧氧化技术在水处理中的应用研究[J].煤炭技术,2011,30(6):210-211.
[4] 刘艳菊,李梅,张兆海,等. 臭氧氧化技术在循环冷却水处理中的应用[J]. 山东建筑大学学报,2006(10):101-102.
[5] 周环. 微生态制剂对中华鳖生长、消化特性和血液生化指标的影响[D]. 保定:河北大学,2010.
[6] 王彦波,周绪霞,许梓荣. 微生态制剂养鱼对水质影响的研究[J]. 饲料研究,2004(4):6-8.
[7] 白小丽. 草鱼、鳜鱼氨氮排泄研究及微生态制剂对鳜鱼养殖池塘的影响[D]. 武汉:华中农业大学,2013.
[8] 杨兴丽. 微生态制剂在水产养殖中的应用[J]. 河南水产,2004(2):13-17.
[9] Gupta P K,Mital B K S K. Characterization of Lactobacillus acidophilus strains for use as dietary adjunct[J]. Int J Food Microbiol,l996,29:105-109.
[10] Verschure L,Rombaut G,sorgeloos P,et al. Probitic bacteria as biological control agents in aquaculture[J]. Microbiol Mol Biol R,2000,64:655-671.
[11] 何义进. 微生态制剂降解养殖水体氨氮及亚硝酸盐的研究[D]. 南京:南京农业大学,2007.
[12] 张秋明,李树锋,何捷. 环境改良剂对黄沙鳖成鳖生产性能的影响试验[J]. 现代农业科技,2010(12):282-283.
[13] Thompson F L,Abreu P C,Wasielesky W. Importance of biofilm for water quality and nourishment in intensive
shrimp culture[J]. Aquaculture,2002,203(3-4): 263-27.
[14] 何捷,张秋明,刘颂,等. 环境改良剂对黄沙鳖成鳖生产性能的影响及经济效益分析[J]. 现代学术研究,2008(6):47-48.
[15] 潘淦,林群,许爱娱,等. JY-100型水产臭氧系统在罗氏沼虾工厂化育苗中的应用[J]. 广东农业科学,2011(7):130-131.
[16] 彭树锋,王云新,叶富良,等. 工厂化养殖水处理系统水质净化效果分析[J]. 广东海洋大学学报,2007,27(3):69-73.
[17] 李宝华,张紫青,叶红梅. 臭氧对海水育苗中水质理化指标的影响[J]. 现代渔业信息,1999,13(5):212-251.
[18] 于瑞海,孔令锋,王昭萍,等. 臭氧处理海水对扇贝卵的孵化及幼虫生长的影响[J]. 动物学杂志,2003,38(4):762-801.
[19] Brinkman S F,Woodling J D,Vajda A M,et al. Chronic toxicity of ammonia to early life stage Rainbow trout[J]. Fish Soc,2009,138(2):433-440.
[20] 许国焕,余进峰,唐峻峰,等. 几种促生长剂对中华鳖养殖效果的研究[J]. 水利渔业,2001,21(1):33-34.
[21] 潘训彬,冼健安,寇红岩,等. 饲料中添加牛磺酸对中华鳖摄食和生长的影响[J]. 现代农业科技,2014(16):247-249.
[22] Kenji F,Naoki N,Tetsuya S,et al. Mechanism of oxidative damage to fish red blood cells by ozone[J]. IUBMB Life,1999,48:631-634.
[23] 柳超,刘志强,杨超,等. 臭氧水处理技术在南美白对虾养殖中的应用研究[J]. 青岛理工大学学报,2009,30(1):62-66.
[24] 周晓见,黄文章,白希尧. 臭氧活化水养殖尼罗罗非鱼的实验研究[J]. 大连海事大学学报,2002,28(2):63-65.